玩在水乡
当前位置: 首页 > 我想生活在水乡 > 玩在水乡
龙舟盛景
来源:中堂网站 发布日期:2007-12-02 字体大小:

东莞市中堂镇是典型的水乡。水滋养着这里的一切,依水而居,依水而生,依水而乐成了这里人的生存方式和生活内容的全部。中堂人以身秉龙性、强悍、矫健、激情、昂扬、奋发向上龙魂犹在。作为其水文化传承的重要标志——赛龙舟就自然与中堂人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年阴历五月十三这天,中堂都要举办龙舟景,届时全镇人倾城出动,万人空巷,齐聚江边观看龙舟竞渡。吉时一到,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百十条龙舟呐喊着争先恐后像离弦之箭,划开平静的水面奔涌而去,岸上十几万观众呐喊助威,尉为壮观。每年的这一天,就成了中堂人隆重热烈与龙共舞的狂欢节。

在百姓心目中,扒龙舟增添好运,龙舟水能祛病驱邪。千百年来,龙舟承传了“龙”的脉息,满载着吉祥之愿景,在大江南北,游戈生辉。

划龙舟各地有其特定的风俗、礼节和习惯。在中堂镇,传统龙舟竞渡的风俗习惯,与珠三角地区大同小异,这些习俗习惯,至今古风犹存,有些还是饶有趣味的,随着历史的发展,一些带有较浓封建、迷信色彩的已逐渐被淘汰了,即使尚存,色彩已淡化,仅存仪式而已。

新船下水、採青 大凡新龙舟下水,选定“好日”、“时辰”,下水后龙舟划至一个预定的地方,“跳头”发出信号,全船即时停鼓闭口,鸦雀无声,船头中一人把一碗糯米饭连同另一人跳下河中採得的一把青草(故叫採青)迅速放进龙口之中(喻揾到食),此时跳头的人猛然高高地跳起,双脚在冚板上全力一踏,全船颤动,顷刻间锣鼓齐鸣,划手们亦随着锣、鼓节奏高呼号子,举桡奋力齐划,这声势响震四方。

旺船 龙舟参赛,准备就绪后,停在村边的河道上待命出发,最后的“程序”便是“旺船”:一村中巫师身穿长袍,从龙头处下船,一手摇铃,一手不时做各种手势,口中念念有词,从船头走到船尾。到船尾后,是不能往回走的,这时船尾的人故意把龙舟弄到离岸边较远的地方,巫师要离船上岸,却又“走投无路”只好连人带铃“扑通”一声跳进水中,此时舟中划手和岸边观看的小孩,有特别的满足感,爆发出一阵欢笑声,龙舟在欢笑声和炮竹声中起鼓开航。这种“旺船”仪式,在解放后多年仍有,到“文革”后自然取消了。

指挥用物 跳头的人手中必握一物,常见的是一短棍,长可盈尺,漆上大红色彩或裹着红绸,分外威武醒目。早年间,也常见跳头者手执一把开叉(不挡风)葵扇,一放一收招摇轻松,别具情趣。若在晚间(“採青”有时会选在夜晚)则燃香一把,以香代棍,以保证指挥信号的传达。虽说早已有手电筒,但龙舟夜航,未见有使用电筒者。徒手跳头者有,但不多见。

犒船 犒船分两大类,一类是代表集体的,如景、节的东道主,对参赛、参景的来舟,以饮料、水果、香烟等送之,示尊重、友好及慰劳之意。另一类是私人犒船,大凡邻村、邻地的新龙船到某地,当地的亲属好友则以礼帖、布料(常用的是6~7尺),水果、香烟、排炮(炮竹)等物送上;可食之物,全船受用,布料则归受贺的亲戚好友(布料上有红纸字条写明)。有些村的新龙舟下水,不管人家是否邀请,自行划到别村巡游,人家不犒不好,这种行为被称为“勒食”,解放前“勒食”之举偶有闻之。不管何种情况,受犒之船,跳头者均需双手接犒,犒礼收毕,跳头的即指挥龙舟起航,视水道允许(长短不拘),行一段距离后即掉过头来兜一个圈,再经受礼之地,对岸上之人双手作揖,这礼式叫“朝头”。受犒后如若不“朝头”,被视为极端无礼,人皆恨之。若是重犒或交情甚笃者,龙舟则作三“朝头”,以示感激礼厚情深。

龙船饭 龙船饭在龙舟活动的日子里,大行其道,老幼咸宜。若把划龙舟视作一项单纯的体育竞赛活动,其“运动员”之多有足够的资格可申请“吉尼斯”纪录。以中堂景来说,常有近200条以上的龙舟到景,那么参加的“运动员”就有近万人。一条大的村(如潢涌、槎滘等村),光本村就有一、二十条龙船。那么多人怎么吃饭?就吃“龙船饭”。龙船饭用料是大米(粘、糯米有之),鱿鱼、虾米、冬菇、豆角等,饭、料先各自做好,然后拌在一起,既有营养,口味又佳。在物质匮乏年代,不少划手还想方设法拿一些剩余的龙船饭回家给小孩或家人吃,既有吉祥之意,更实际的是充肚子。潢涌村东面有一个小岛,土名叫“龙船洲”,因为百多年(除文革期间)间,潢涌村不光自己的龙舟在此开饭,凡“世好”、“世叔”(是一种历史上结下的友好之村的称呼)、宗亲(黎姓)的龙舟,景日那天也请到“龙船洲”吃龙船饭。煮好的龙船饭不用盆装,也不是用桶装的,而是用“软围”(以往农家、生产队乃至粮店用来屯稻谷的竹篾编成的用具)围起来,真令人难以想象,这小岛成了名符其实的“龙船洲”。潢涌近来年又恢复了“龙船洲”的往日盛况,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单所有兄弟、世好、宗亲之船,连凡到景的龙舟一律管饭,赏面的就来吃。请有“世好”、“世叔”、宗亲等关系的到景龙舟吃龙船饭,不单潢涌有,整个中堂乃至东莞地区皆然。

不排“九” 每个龙舟景节,东道主对前来参景的龙舟均按报到先后顺序给予编号——用直径约30公分的圆形大红纸写上序号,连同浆糊发给来船,贴在前后锣的背面。这序号从“1”号开始一直往下写,但逢“9”必避,就是说,在龙舟编号中,没有9、19、29……等带“9”的号数。为什么?这是因为在中堂、东莞乃至珠三角地区,流行的俚语中有“第贼九”、“第屁九”之语,为倒数第一之意,故此龙舟编号不排“9”。

雇划手 中堂龙景竞赛中,放“大标”由来已久,“大标”自然是重奖,重奖自然参赛者多。若“大标”夺冠,不单奖品丰厚,而且名气飙升,名利双收,于是雇划手一事便应运而生。在中堂地区最负盛名的划手是茶山的“增埗卢、刘”。这些划手到位,有“包封”(保证拿第一)之能。建国前的百数年间,东莞茶山增埗村建立了一个“划手王国”,逢划必赢。单一卢姓划手,尚不能承“包封”之诺,若卢、刘二姓划手齐到,则横行天下无敌手了。原因是当年增埗盛产优质白泥,这些白泥挖起来用船运到省城(广州),这种运泥船人们专称“白泥船”,载重约5~6吨,船手只一人。这些白泥船手长年累月往返省城与茶山之间,臂力、耐力过人,单看其使用的木桡便知其利害,足比水乡常用木桡大一倍有余。在建国后的十多年间,这种白泥船仍有之,公社化后渐少,改革开放后则消失了。除“增埗卢、刘”外,颇负盛名的是麻涌漳澎、沙田的立沙(中围)等地的划手。近年来,中堂马沥村的划手也大受青睐。由于是竞赛,规则自然有,历史上很多“大标”,雇人不受限制(也无法限制),近一、二十年,有些“大标”虽规定不准雇人,但实际上船多人众,难辨真假,规则大打折扣。

赐福金“猪” 相传龙母吃了金猪,便会“赐福金珠”,敬奉过龙母的金猪“留有她的口水和牙慧”,凡人吃了金猪不但会身体“红皮(肥)赤壮”,百病难扰,而且可以招财进宝。

建国前,这里赛龙舟,奖品以烧猪和高标(长布条)为主,烧猪的大小分别为高低名次领取。领了烧猪的龙舟,回村召集全村男丁聚餐共庆胜利。领不到烧猪的,回村便少了这份高兴。捐赠烧猪的商户、个人也以烧猪的大小炫耀,并显示名望的高低。

现在生活富裕了,中堂每次赛龙舟的奖品都非常丰富,奖杯、奖金、金猪应有尽有。

散景雨 在龙舟竞赛活动即将结束的时候,十有八九会有雨落下,俗称“散景雨”。

龙舟忌讳 在中堂乃至珠三角地区的传统龙舟活动中,凡女性无论年纪大小,既不上船;上船者,不管何种身份、地位,一律不能穿鞋(包括拖鞋、凉鞋、木屐在内),说简单些,只能光脚上船;登船者,不能打雨伞,但可带帽子(包括草帽、竹帽)。上世纪70年代前,常见戴“筒帽”者(一种当年颇流行的塑料制品帽),改革开放后,常用的是太阳帽。这些避忌,沿起于封建年代,或有迷信色彩,或是重男轻女,时至今天,只好当成一种习俗。

从农历五月初开始,中堂镇各村人人都异常兴奋,家庭主妇半夜就起床,做好一切准备工作,迎候亲戚和宾客,青年人穿上鲜艳的运动背心,吃过早餐,整装上阵,把龙舟鼓敲响。孩子们穿上新衣,姑娘们也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午饭刚过,大家汇集到江边,这时江两岸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欢乐气氛。不多时龙舟从四面八方陆续到来,只见每条龙舟上都穿上一色背心,整齐美观煞是威武。

每条龙舟先划到指挥部报到,犒标。出嫁女看到娘家村里划来的龙舟就上去“犒标”,送上香烟、包点、饼食饮料等以示慰劳,并祝愿亲家的龙舟得胜。龙舟先是逍遥自在地在江面上划游,到了中午时分,开始击鼓奏号。观众手舞足蹈,呐喊助威,鼓声、号子声、鞭炮声与人群的欢呼声奏成一曲赛龙夺锦的交响曲。

中堂数百年的龙舟景,传承了龙脉,成了珠三角龙舟文化滥觞地之一,影响越来越大。2006年中堂镇被中国龙舟协会授予“中国龙舟之乡”称号。2008年中堂的龙舟制作工艺也被文化部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版权所有:东莞水乡特色发展经济区管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标识码:4419000047
备案号:粤ICP备19111582号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375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0769-88089081   招商热线:0769-88089053   办事咨询热线:0769-88089066